文献检索:
读者推荐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园地 > 读者推荐 > 内容页

《德米安:彷徨少年时》

日期:2021-02-17 10:22:00      访问次数:

    德国著名作家赫尔曼·黑塞在他的小说《德米安》中,以回忆的形式、第一人称的视角,细腻描述了少年辛克莱寻找自我的艰难征途。

 
     很多人的童年受家庭呵护,甜如蜜糖。童年之心光明纯洁,充满天真,而天真只是幼稚的另一说法。在温馨中成长的辛克莱,因为一次小伙伴之间的娱乐,说谎称自己偷过苹果,便从此遭受到坏孩子克洛摩的威胁和控制,为了不使克洛摩向其他人告密,他不得不多次从家中偷钱,满足克洛摩无度的敲诈。辛克莱自认深陷邪恶的深渊,无法自拔。他想把自己的“劣行”告诉父亲,求得拯救,但又为自己的“劣行”不为父亲察觉而自喜,并因此藐视父亲的无知。父亲作为童年天地的支柱,他的神圣形象被摧毁,而这是每个人得以成为他自己的前奏。通过这段经历,辛克莱对自性的恶以及世界的恶也有了初步认识,这是他自幼稚迈向成熟的开始。
 

 
     少年德米安的突然出现使辛克莱摆脱了克洛莫的控制。成熟而早熟的德米安继续用他对世界的独特见解解构辛克莱的童年世界,使他不断从日常的安全中陷入新的困惑。辛克莱不满足于走自己的路,走别人引领的路。随着德米安,辛克莱开始怀疑他曾经狂热的教义,在赞美亚伯和赞美该隐之间摇摆不定,但他并不完全接受德米安的观点。相反,他问他的父亲他的意见。这意味着辛克莱在被德米安解救后,仍然依恋着她温顺的童年那个安全的地方,并试图躲起来。德米安对上帝和魔鬼的“误解”使辛克莱第一次向人们揭示了他内心的秘密。辛克莱关于黑暗与光明“两个世界”的观点证实了德米安的观点。这种不引人注目的、启示式的独立思想并没有让辛克莱高兴,因为它暗示了责任,他不再是一个孩子,他必须走自己的路。
 
 
     在他13岁的时候,辛克莱的童年被毁了。他第一次离家去上寄宿学校。辛克莱在同学中感到孤立,在他目中无人的男子气概之下感到绝望和沮丧,同时也受到青春期酝酿的折磨。与德米安分手后,辛克莱独自挣扎着度过青春期。他开始过一种放荡不羁的生活,酗酒,吹牛,还接受学校的警告。孤独只会让我们开始走向自己。当辛克莱遇到一个美丽的女孩,他突然有了爱和崇拜的对象。这种暗恋让他从颓废中清醒过来。他决心按照自己的愿望重建内心的光明世界。辛克莱就像蛋里的鸟。他为冲破外壳所做的努力一定会毁掉一个世界。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辛克莱不断地遇到了他的导师、风琴手奥斯卡·皮斯托瑞斯和夏娃夫人,他们见证了辛克莱的成长。辛克莱不断地远离他的引导者让他更接近自己的内心和自我。

 

 
     少年的时间是用很多时间来犹豫,只有几分钟来成长。赫尔曼·黑塞的抒情、隐喻性小说《德米安》讲述了辛克莱的童年和青春期,从被他人引导到自我意识的历程。我开始了解世界的两面,人性的善与恶。学会尊重和珍惜整个世界,而不是人们试图展示的光明的一面。学会整体地认识和接受人性的复杂性,而不是它通常好的一面。辛克莱明白一个成熟人的责任:找到自己,坚定地做自己,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沿着自己的道路前进。而不是试图去适应你的恐惧,逃回你的群体的刻板印象,成为终生习惯的奴隶,正如赫尔曼·黑塞所言,这是一代又一代年轻美国人的座右铭:Do your own thing。

 
     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人都可以以两种面孔存在,一个善良而高贵,另一副则怯懦而偏执。它们的存在并不对立,只是那个高贵的自己因为善良而从不曾怀有敌意,却会因此遭到嫉恨——拷问自己的内心一定是不容易的事,但那却是通往自我统一的唯一路径。你要与那个高贵的自己对话,像与神对话那样。在尘埃落定之前,务必怀有虔诚与敬畏。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参考咨询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包头市土默特右旗图书馆       电话:0472—8809759     邮编:014100
地址:内蒙古包头市土默特右旗萨拉齐镇工业大街    技术支持:派司网络
备案号:蒙ICP备16001106号
蒙公网安备 15022102000003号